展覽資訊/藝文訊息

繪畫一定要創新!

繪畫一定要創新!

中國水墨融合西方現代畫風的大公雞

 

 

2017為丁酉雞年,會長梁碧霞特別邀請畫家于兆漪繪製紅運當頭,雞年特刊的封面,這幅金雞啼曉的畫作是把中國畫技巧結合了西方立體與超現實等現代風格,以水墨來創新的作品。

畫家于兆漪1962年自師大美術系畢業後1964年赴法國巴黎留學,這期間受到當地美術館及衆多畫廊的啟迪,開闊了美術的視野,認識到畫家的個人性與創新的重要。1968年定居美國新興的藝術中心紐約。他發覺近代西方藝術運動大都是由私人畫廊在推動,雖然很多畫廊以謀利為主,但也有少數畫商會把商業價值與藝術理想之間取得平衡點,非常重視並鼓勵畫家建立新藝術的觀念與作品的創新。他認為藝術家在今天當然要求得溫飽,但堅持追求藝術創新的理想不能怠忽。

最近大陸畫界有評者說,趙無極的抽象作品是受張大千的影響,在巴黎和趙無極有數面之緣的于兆漪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謬誤,張大千在去巴西以前,他的作品大都是仿八大石濤的山水為主,兼臨敦煌壁畫的佛像人物,功力甚高但無創意。1956年他應邀到巴黎舉行個展,據說結交了畢卡索,曾被問及你的作品在那裡?使張大千深受衝擊,再看到當時已頗具名聲趙無極的抽象繪畫,更得啟發,回巴西後,以潑墨潑彩的抽象意境融入傳統的山水畫中,創作出其個人獨特的風格,奠定了他在中國畫壇的地位,讓兩岸其同輩傳統畫家無出其右。

吳冠中在過世前幾年,曾發表筆墨等於零之說,而引起了論戰。于兆漪的看法是,吳氏認為大陸畫家過於重視筆墨的技巧,不思創新的過激之語,但流入偏頗。不能創新並非筆墨之錯,而是使用筆墨的畫家缺少創新的觀念。筆墨為中國畫特有的基本技巧,它蘊含了中國書畫的精髓,也是創作的重要手法,但不是目的,善畫者利用筆墨而創新,匠人則炫耀技巧以媚俗,所以筆墨應為我所用,而非為其所役。具有新的思想與觀念的趙無極其創新的作品受到世界的肯定,足証歷史是記錄創新的人事,所以于兆漪認為他是廿世紀中國最偉大的畫家。

于兆漪用壓克力彩在畫布上作畫,獨創仿北宗山水、夢幻風景、用書法結合繪畫系列及墨彩京戲人物和花卉的作品,與西方畢卡索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及抽象形式相融合,而表現出其個人特殊的技巧和風格,展現一種新的繪畫形式。金雞啼曉就是這種風格的作品,用傳統的筆墨技巧結合現代觀念的思維組合了雄雞、101大樓、東門、和飛天神女在朝陽中歡慶新年的到來。現以此作品,敬祝大家新年快樂,人人鴻運當頭!